黄大仙码报

沈向洋离职微软!纳德拉亲笔信告别美科技巨头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

  微软今日宣布,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博士将在明年1月1日正式离职。沈向洋并未透露其下一步计划。

  作为目前华人在美科技巨头公司中最高级别高管,沈向洋的离职,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从李开复、特码神算网到陆奇、再到沈向洋,华人在硅谷的高层管理者目前已经悉数离开。

  沈向洋也对内发布离别信,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,称离开微软是“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”。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表示,“今天,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,在人生的这个阶段,我觉得,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;去探寻超越微软、超越商业的新挑战;去思考为产业、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,还能多做些什么。”

  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也面向内部发信,肯定并感谢了沈向洋的贡献,微软内部已获悉这一消息并且做好了准备,并表示沈向洋离职后,其领导微软人工智能和微软研究事业部(AI+Research)的职责,将由微软CTO兼任。

  沈向洋13岁加入东南大学少年班,毕业后前往香港大学电机电子工程系获得硕士学位。1991年,他加盟卡耐基梅隆大学机器人所,成为了图灵奖得主Raj Reddy教授的学生,李开复和洪小文也都曾师从Raj Reddy。

  1996年博士毕业后,位于雷德蒙德总部的微软研究院伸出橄榄枝,获取了这位科技人才。之后的23年,微软也成为了沈向洋的第一家,也是唯一一家效力企业。

  在微软效力的23年中,沈向洋参与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,吸纳了包括张亚勤、张宏江、李江、王坚等人才,这间不起眼的小研究所很快成为一个研究大户,对学术研究和微软的全球产品都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2004年,因其在机器学习领域,特别是自然语言处理、语音合成和图像识别方面的研究突破,MIT科技评论称之为“世界第一炫酷计算机研究所”。MSRA研究成果有些直接应用于Windows系统上的软件革新,或是改进微软Xbox图像,以及极大地改进了类似于中文的基于字符型的语言输入法。

  然而与此同时,MSRA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过去20年内参与中国AI生态系统诞生和发展的最重要的机构。该研究所为中国胚胎期的AI生态系统培育了大量未来领军人物,从中毕业的人员包括阿里巴巴阿里云之父王坚博士、百度总裁张亚勤、字节跳动的多位干将,以及其他一些AI独角兽startup的创始人,以至于很多科技圈人士将其比喻成“AI圈黄埔军校”。2019-11-11www.3460.com超20家财险公司三季度受

  除了微软亚研院,沈向洋对微软的另一大贡献在于参与打造了搜索引擎bing。2007年,沈向洋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,正式加入必应团队;之后成为微软执行副总裁,进入微软最高管理层,负责研究院的技术和研究公司。17年的时候,微软13位EVP,其中有两位是中国人,一位是陆奇,另一位就是沈向阳。

  11月,对我来说,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,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。1996年11月4日,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;1998年11月5日,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;2007年11月,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;2013年11月,我成为执行副总裁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,主管技术与研究;而今天,2019年11月13日,一切圆满始终。

 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,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,其至上体验,永生难忘;感恩之情,无以言表,惟有深怀于心。

 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,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「下一个未来」,我深感无比荣幸;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,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、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,我更感到无上荣光;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——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、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,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;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。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,是我们缔结的友谊。

 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。今天,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,在人生的这个阶段,我觉得,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;去探寻超越微软、超越商业的新挑战;去思考为产业、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,还能多做些什么。

 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——为微软、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、为微软研究院、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、为必应团队、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、为亚洲研究院,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!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。我相信,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,继续取得新成就。

  过去二十三年中,我学到很多,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——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,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:坦荡、宽容、宝马新3系存在发动机隐患 同行的还有部分7系和。善待他人。

  今天,我宣布,23年的出色任职后,Harry Shum决定于明年初离开微软,继续他在公司之外的新篇章。我已要求首席技术高Kevin Scott承担其他责任,领导Microsoft AI + Research,立即生效。Harry和我一直在计划进行这一过渡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他在2020年初离职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·盖茨的顾问。

  Harry在微软的职业生涯和成就跨越了二十多年,遍布多个大洲。他于1996年首次在Redmond加入公司,成为Microsoft Research Asia的创始成员之一。他的“第二职业”是建立Bing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在Harry的领导下,必应(Bing)已成长为一家强大的企业,并已帮助微软构建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。Harry在AI+R的形成以及帮助加速将我们的研究投资和AI创新应用于产品和客户手中方面发挥了作用。在Harry的领导下,微软研究院(Microsoft Research)继续巩固其声誉和影响力。 Microsoft从MSR的产品和技术领域受益良多。

  在前进的过程中,我们将继续专注于所有团队的产品路线图和研究议程。凯文和整个高级领导团队都致力于AI+R团队的持续成功,并对我们的领导力充满信心,以继续取得快速的进步。

  Harry对微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的贡献为未来的创新留下了遗产和坚实的基础。我要感谢他的领导和伙伴关系,以及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四不像论坛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六合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白小姐中特网949494| 本港台现场报码| 曾道人玄机藏宝图| 通宝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挂牌玄机| 2017香港码会挂牌全篇| www.518418.com| 特码攻略论坛| 香港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版|